69%受访适婚青年认为婚恋平台有责任把关会员资料

2018-03-28 23:08

  当下,年轻人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,不少年轻人闲暇时间也往往会“宅”在家里。这样的生活方式,使得一些单身青年的社交圈变得越来越窄,找对象成了问题。婚恋交友的网站、App等平台由此应运而生。

  上周,中国青年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,对1998名适婚年龄(男满22周岁,女满20周岁——编者注)单身青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,52.7%的受访者注册过婚恋交友平台,24.4%的受访者打算注册。会员不如实填写信息(65.7%)和会员资料审核不严格(59.7%)被视为当前婚恋交友平台存在的两大问题。对此,69.3%的受访者认为婚恋交友平台有责任对会员资料的线%的受访者希望平台建立严格信息审核机制。

  “我奔三了,家里催得也紧,但找到合适的对象挺难。”王丽(化名)在从事公关文案工作,她注册了某婚恋网站。据王丽介绍,在该网站上,用户填好个人信息和配偶要求,平台会先自动匹配出一些适合的异性。另外还上“红娘”提供个性化服务。王丽说,她身边有同事通过这个网站找到了伴侣,她目前也认识了几个不错的人。

  30岁的李明(化名)2013年开始使用某婚恋网站,有过两次与线上联系的女性见面的经历。“2015年,我去外地见一名从婚恋网站上认识的女网友,她说自己是档案资料员,还说给我介绍工作。我们一直通过语音保持沟通,到了指定的地点我才发现她是搞传销的。”李明说,后来他在微博上发了一条举报该会员的微博,希望该网站处理。

  调查显示,52.7%的受访者注册过婚恋交友平台,另有24.4%打算注册。通过交互分析发现,受访男性注册比例(56.5%)明显高于受访女性(48.5%),一线%)最高。

  在工作的单身青年尚军(化名)注册了某大型婚恋网站。他认为,靠婚恋网站找对象最大的好处就是双方摆明条件,不忸怩作态,直接进入“谈判”模式,效率高。

  调查中,43.2%的受访者称周围靠平台成功交友的人多,其中12.9%的受访者表示非常多;23.2%的受访者表示不多,4.6%的受访者回答一般。

  在工作的单身女生莫小棋(化名)和朋友曾注册某婚恋平台。“我朋友交了会费成了这个网站的会员,发现里面有不少‘托儿’,而且交钱后,工作人员就不像以前那么负责了。有的‘红娘’素质很差,甚至客户”。

  “‘红娘’经常给我打电话让我充值成为会员。”王丽坦言,一开始她尝试交了几百元,接着“红娘”就开始推销各种线上线下活动、会员,价格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,这让她觉得体验特别不好。

  调查显示,会员不如实填写信息(65.7%)和会员资料审核不严格(59.7%)被视为婚恋交友平台存在的两大问题。其他问题还有活动费用高(37.3%),流程不紧凑、服务不到位(29.8%),参与者信息泄露(37.0%),虚假宣传(33.9%),用户充值(23.9%)等。

  王丽曾参加过婚恋网站的一次线下活动:“服务人员仅提供给双方几分钟的交流时间,效果不好。平台上一些男士的资料是假的。有的人更是目的不纯,头像就有性暗示意味,聊天‘打擦边球’,甚至直接提出去宾馆。”

  “婚恋网站上,用户职业、月收入不属实的情况最多,还有人冒用别人的照片。”李明认为,网站基本上都不会核实用户注册信息的真实性,信息作假太容易。“还有位同样被骗的女用户在我发的那条微博下留言,说该网站线下门店曾忽悠她花几千元参加婚介活动,结果并没有达到对方宣传的效果,当她要求对方按合同履行条款时,服务人员一直推诿”。

  中国人民大学院教授、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刘俊海指出,当前婚恋交友平台主要存在三个问题,首先是信息不真实、不准确、不完整。“这里一方面是会员不愿意提供真实准确完整的信息,另一方面是平台也不愿去认真审核”。第二,很多网友缺乏意识,轻易相信平台上的信息和服务承诺。第三,不少婚恋平台通过注册假会员让用户以为网站会员质量普遍很高。

  “婚恋交友平台一手托两家,是双方信息数据的掌握者,是自身规则的制定者,加上收取会员费用,有把关用户信息的责任。”刘俊海认为,婚恋交友平台应做到按照合同法、消费者权益保要求,对双方当事人勤勉尽责。

  调查中,69.3%的受访者认为婚恋交友平台有责任对会员资料的真实性严格把关。

  李明认为婚恋交友平台需加强会员信息审核:“比如要求有本人身份证照片,在婚姻状况上,希望能提供一个核查的渠道。另一方面要追究平台管控不严的责任,倒逼其加强管理。”

  王丽希望,平台提高匹配精确度,另外不要总千方百计地让用户都买会员。“这会降低用户对平台的信任度,效果适得其反”。

  规范婚恋交友平台,调查中,68.8%的受访者呼吁婚恋交友平台建立严格信息审核机制,确保用户信息线%的受访者认为应建立健全婚恋交友平台行业标准和监测评估体系,59.7%的受访者认为该将经营混乱、非法牟利的平台纳入“”,39.3%的受访者希望平台采取信息措施,构建安全交友。

  “要在和的轨道上引导婚恋交友网站可持续健康发展,行业自律。平台利润合理化的同时也要承担社会责任,进一步健全客户信息的审核制度,要求用户注册时提供身份证、户口簿复印件等相关证件。”刘俊海认为,婚姻登记机关应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向网站提供的婚姻信息。“民政部门需加管力度,对婚恋网站会员信息核实义务提供明确的指导意见和要求”。

  “妇联、、民政、工商总局等有关部门应在取得共识的基础之上,对现在的婚恋交友平台进行一次全方位、拉网式的执法监管,形成监管合力,将没有尽到责任义务的婚恋网站纳入失信。”刘俊海认为,针对消费者在婚恋网站交友时出现人身财产权益受损的情况,除了追究当事人的法律责任,审查不力的婚恋网站也应该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。

  参与本次调查的受访者中,男性占53.9%,女性占46.1%。生活在北上广深的占32.1%,其他一线%。